奶瓶幺幺

晚安,早睡.


  六封情书离刀不远了,我也不知道我能写到多少章,六种分别我需要好好构思一下。

   

青提08.

  -祺鑫

  -切勿上升真人

  

  

  

  

  

  

  

  

  

  

丁程鑫坐在座位上,手里拿着分科表,选科那栏写着理科二字。

  

“你选理啊?可是我选文诶。”

  

他选文,我选理,我不想跟他分桌,更不想隔着教学楼上课。

  

丁程鑫转过头看了看马嘉祺乱糟糟的桌面,放着几本课本,课本上搭着他的校服,桌面拐角放着一瓶可乐,也不知道是哪个小姑娘送的。

  

丁程鑫盯着那瓶可乐,眼睛微微眯起。

  

“怎么没把你涨死!”

  

丁程鑫盯着可乐狠狠的心里骂道。

  

走廊上抱着篮球的马嘉祺,跟着隔壁班的篮球队的队员边走边说着话。

  

“刚刚给你递水的那女生挺好看的诶。”

  

马嘉祺推了推旁边的男生贱兮兮的说道。

  

“是好看,但不是我的菜啊。”

  

男生撩起球服抹了把脸无奈的笑着说。

  

“你喜欢啥样的女生?”

  

马嘉祺手臂勾着男生的肩膀笑着说。

  

“嗯…可爱,想法不要太多,就是没心眼的。”

  

男生思考了一下答道。

  

“好骗呗。”

  

马嘉祺松开男生的肩膀然后轻轻的拍了一下男生的屁股,说完就跑了。

  

“马嘉祺!”

  

男生捂着屁股,红着脸暴跳如雷的吼道。

  

丁程鑫在教室里老远就听见马嘉祺那贱兮兮的大笑了,然后又听到了另一个暴躁的声音,丁程鑫就知道,马嘉祺估计又惹到谁了。

  

“哟,小丁同学干嘛呢?”

  

刚进教室的马嘉祺就看着拿着一张表格的丁程鑫坐在座位上。

  

“没干嘛。”

  

丁程鑫放下表格,然后笑着说。

  

“热死我了。”

  

马嘉祺撩起打球打的有些脏的球服,直接抹了抹脸上的汗水,然后走到座位旁边,拿起桌上的可乐就猛灌两口下肚,喘着气的说道。

  

“打的怎么样?”

  

丁程鑫刚刚看了一会他们的友谊赛,马嘉祺三分球就好几个,看的丁程鑫都开心,但是后来比赛结束,有个长发的女生拿着一条干净的毛巾和一瓶矿泉水递给了马嘉祺。

  

其实那个女生递给的是另一个男生,在丁程鑫的视角就错位成了,女生把毛巾和矿泉水递给了马嘉祺。

  

丁程鑫就有点醋了,导致后来没看到是谁接过去的。

  

“还不错,我进了好几个球。”

  

马嘉祺一屁股坐在座位上,然后从后面的空椅子拖过来一个,然后双腿搭在椅子上,整个人往下躺了一点,然后再次撩起球服,露出白皙的皮肤然后山了扇。

  

别看马嘉祺才高中,腹肌都有了。

  

丁程鑫看着马嘉祺的腹肌,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脸上慢慢的爬上了红晕,奈何本人在想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导致没发现马嘉祺起身靠近自己。

  

“你怎么了?脸那么红?”

  

马嘉祺转过头看着丁程鑫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然后脸红了,马嘉祺以为丁程鑫发烧了,然后收起腿,起身靠近还在发懵的丁程鑫的面前。

  

然后伸出手撩起丁程鑫的额头。

  

滚烫的手心的温度一下子把发懵的丁程鑫热醒了过来。

  

看着越来越近的脸庞,心跳碰碰乱跳。

  

马嘉祺轻轻的用额头抵着丁程鑫的额头,双眼看着丁程鑫。

  

就这样四目相对,额头对额头。

  

“好吵,谁的心跳声?我的还是他的?”

  

乱糟糟的心跳声传进丁程鑫的耳里,双眸盯着近在咫尺的双眸,咽了咽口水。

  

“你没事吧?”

  

马嘉祺启齿轻声说道。

  

“没…没事!”

  

丁程鑫盯着马嘉祺的双唇,结结巴巴的答道。

然后脑子清醒了许多,一下子推开了离自己只有几厘米的双唇。

  

丁程鑫红着脸看着被推开的马嘉祺喘着气不说话。

  

“我以为你发烧了呢。”

  

马嘉祺此刻在太阳的映照下,脸上也迅速爬上了红晕,很浅。

  

说实话,刚刚的心跳声太大了,马嘉祺也怕自己如雷的心跳声被丁程鑫听到,很羞耻也很害怕,怕丁程鑫听见后,离得自己远远的。

  

“我先去洗把脸。”

  

马嘉祺感觉到自己脸上越来越烫,赶忙起身说道。

  

就灰溜溜的逃也似的离开了教室。

  

“好险…”

  

差一点,就差一点,我的心脏就要蹦出来了。

  

丁程鑫捂着心脏,双眸看着“理科”二字,喘着气说道。

  

教室门外,马嘉祺抓着心脏处,大口喘气。

  

“差点,就差一点。”

  

我就亲上去了,还好我忍住了。

  

马嘉祺盯着丁程鑫的双眸,再到双唇,软软的双唇,让马嘉祺差点把持不住就吻上去了。

  

差一点,差一点连朋友都要去失去了。

  

马嘉祺捂着心脏靠着墙喘着气,丁程鑫坐在教室里,低着头捂着心脏,抓着分科表喘着气。

  

我想学文。

  

丁程鑫站在办公室门口停顿了许久,才下定决心举起手敲响了办公室的门。

  

“进来吧。”

  

办公室里传来班主任的声音,丁程鑫整理了一下情绪,然后跨进办公室,走到班主任的旁边。

  

“怎么了?”

  

班主任低头正改着作业。

  

“我想去文科班。”

  

丁程鑫深吸一口气,然后说道。

  

班主任手里的笔顿了一下。

  

“为什么?”

  

“你适合选理科,你的表格也是理科,为什么中途想要反悔选择文科?”

  

“我总要知道为什么,对吧?”

  

班主任放下手里的笔,然后转椅转到我这个方向,双眸看不出来什么情绪,盯着我反问道。

  

“没有理由。”

  

丁程鑫的理由就是因为马嘉祺,也只是因为马嘉祺,这是第一次马嘉祺参与到了丁程鑫的选择里。

  

“理科将来对你有很大的帮助,这你知道吧?”

  

班主任依旧用那双捉摸不透的双眸盯着丁程鑫平淡的问道。

  

“知道。”

  

丁程鑫答道。

  

“选择文科,是不是因为某个人?”

  

班主任好像想到什么,双眸闪动了一下,然后又恢复成捉摸不透的样子问道。

  

丁程鑫愣了一下,默不作声。

  

“希望你不会后悔。”

  

班主任看着默不作声的丁程鑫摇了摇头,然后递给了他一张空白的表格,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

  

“谢谢,班主任。”

  

谢过班主任后,丁程鑫拿着空表格离开了办公室,没几分钟马嘉祺也去了。

  

“你要去理科?”

  

班主任不可置信的看着想要选理科的马嘉祺问道。

  

“嗯。”

  

马嘉祺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怎么回事,刚刚丁程鑫过来要选文科,现在你要选理科,你俩想干嘛啊?”

  

班主任揉着脑袋看着站在面前的马嘉祺无奈的扶额说道。

  

“什么?丁程鑫选了文科?!”

  

马嘉祺听到丁程鑫要选文科后不可置信的问道。

  

“是啊,你回去自己去问问丁程鑫吧。”

  

班主任一个头两个大的不想理马嘉祺,挥手让他出去后,无奈的笑着说。

  

丁程鑫说要选文科。

  

马嘉祺拿着分科表,嘴角咧着笑,开心极了。

  

  

  

  

  

  

  

  

  

  

  

  

  

  -未完待续

  

  

  

  

  吃瓜归吃瓜,别哪天莫名其妙引火烧身了,风向转向自己就不值了,祝各位写手太太,还有读者们新年快乐,学业有成,事业有成。

  

all轩|六封情书 07.

     -切勿上升真人

  

  

  

  


  

  

  


  

终于熬到了星期五下午,周末的快乐来临了。

    

“好了,课讲完了,作业也说过了,刚刚出去还未回来的同学,你们之间互相转告一下哈。”

   

数学老师手里捏着一支粉笔头,在黑板上写下最后这道题的答案后,转过身,把粉笔头扔进粉笔盒里说道。

    

台下的学生早已按耐不住激动的情绪看着数学老师。

    

“还没下课呢,激动什么,我又不是不放你们回家。”

    

数学老师看着台下四十多个学生满眼星光的睁着两双大眼睛盯着自己,拿着长尺轻轻的敲了敲黑板说道。

    

“把这题的过程抄下去,抄完的,一会下课了就可以提前走。”  

  

说着,数学老师轻轻的推了一下黑框眼镜看着台下的学生笑着说。  

  

说着四十几个同学神同步拿出笔记本,有的从书包里拿出来,有的从桌肚里掏出来,有的就放在桌上,随手一拿就拿到了。  

  

宋亚轩有些发愣的看着黑板上的数学题,说实在这题他根本没听,抄了也就是浪费纸笔。   

宋亚轩发愣的时候,奋笔疾书的同桌抬头看着黑板,手里的笔不停的动,纸上龙飞凤舞的字,正常人也看不懂。  

  

“诶?你怎么不抄…不是,你怎么不记啊?”

  

同桌一心二用的抄题,还能顾及到宋亚轩,眼不离黑板的同桌,仿佛自言自语的问道。  

  

“我没听。”  

  

宋亚轩一手托着下巴,一手闲着没事转着钢笔,斜着眼看了一眼站在台上,双眸透过镜片观察着四周的数学老师,又抬眸看了一眼写满一面黑板的题答道。  

  

“管它听没听,先抄了再说,抄完下课准时跑路。”  

   

同桌抄着抄着抄错了行,快抄完的时候,我偷摸瞄了一眼,然后看了眼黑板上的过程,不忍心的说了一句。  

  

“哥,你抄岔了。”

    

同桌的手几乎在听到宋亚轩说的后四个字的时候一同停在了半空中。  

  

愣了好一会,然后拿起自己鬼画符的笔记对着黑板重新对比了一下。  

  

在X=23+6×9再往后的过程全部漏抄了。  

  

同桌生无可恋的撕掉了那个记岔掉的那页,然后重新拿起笔重头开始记笔记。  

  

宋亚轩看着整间教室除了自己,都在奋笔疾书的同学们,宋亚轩也觉得不好意思,拿起笔,再开始记笔记的时候,宋亚轩无意识的看了一眼坐在中间那一列第三行右边的男生的背影,差点陷了进去。  

  

张真源是班里成绩最好,写字也好看,声音也好听,又是班长,班里的人都很喜欢张真源,包括宋亚轩,但是宋亚轩的喜欢不是情侣之间的喜欢,宋亚轩的喜欢里面还有一些仰慕的成分。  

  

张真源抄完最后的答案后,就感觉到身后有一道炽热的目光在看着自己。 

  

当张真源转过头的那一瞬间,还在看张真源背影的宋亚轩,正好四目相对,宋亚轩睁着一双狗狗眼看着张真源那双桃花眼后,竟让宋亚轩感到害羞。  

  

宋亚轩当对到张真源的视线,耳朵上的红晕就如同疯狂生长的藤蔓一样,不停的爬上耳朵,脸上一瞬间的发烫,让上一章有些不知所措,吓得宋亚轩眼神慌乱躲避,然后快速转头。 

  

张真源的耳朵上也爬上了红晕,不过碎发错落的很好,让张真源红透了的耳朵遮挡了起来。

宋亚轩轻轻的拍了拍自己莫名其妙突然大喘气的胸脯,睁着双眼看着窗户上由太阳的阳光照射到教室的空隙处,看到了自己脸红透的样子。  

  

“丢死人了!”  

  

宋亚轩轻轻的锤了锤胸脯,看着镜子中脸红的样子,抱怨道。  

  

“宋亚轩,你在干嘛呢?”  

  

台上的数学老师观察着宋亚轩的一举一动很久了,从刚刚拿出本子后,就一直动个不停。数学老师看到了好几次,前几次看破不说破,但是宋亚轩不知悔改,一直动来动去还讲小话,数学老师忍不了了。

   

“啊?”  

  

宋亚轩转过头来,用带着还有一些红晕的脸眼神迷茫的看着数学老师不知所措的问道。  

  

“我让你们抄题,别人都在认真抄题,说不定都快抄完,你怎么还没动笔?” 

  

数学老师走下台,然后拿起宋亚轩的笔记本,看到上面一片空白,桌上的笔的笔帽都还没摘,气不打一出来。  

  

“这么长时间,你一字未动?”  

  

数学老师看完空白如白纸一样的笔记本,忍着爆发脾气看着还在蒙圈的宋亚轩说道。  

  

“我没听懂这题。”  

  

宋亚轩有些迷茫的看着数学老师,然后答道。    

“那你为什么当时不讲?我都讲完了,你跟我说你没听懂???” 

  

数学老师看着宋亚轩那双狗狗眼,只能无奈的说道。  

  

“那你下课抽空问一下张真源吧。”  

  

数学老师看着不适合学数学的宋亚轩叹了叹气。

    

宋亚轩识趣的不接话,然后如同小鸡啄米的样子不停的点头。  

  

“张真源。”  

  

数学老师拿着宋亚轩的空白笔记本转过身,看着张真源的背影喊道。  

  

“?”  

  

宋亚轩很明显刚才的问题他一个没认真听。 

  

“等会宋亚轩麻烦你了。” 

  

说着数学老师回到讲台,刚好下课铃也想了。    

数学老师看着马上就把心放飞的学生们,又用自己随身携带想长尺敲了敲黑板说道。

    

“作业就这么多,今天没抄完务必抄完,整下个星期我来检查。”

    

数学老师说完以后,然后把讲桌的资料和教材书,抱着大三角尺,长尺准备离开教室,突然转过头说道。

    

“记住,我会挨个检查。”

    

说着数学老师抱着教材和大尺子离开了教室。

数学老师前脚刚走,后脚整个教学楼就我们班最闹腾,然后过了五到十分钟,该走的该回家的,约着去网吧打LOL,去附近的游戏厅打游戏去,等等。 

  

然后终于把一整个黑板的题抄下来后的宋亚轩,拿着笔看着还没走的张真源,捏了捏拳头,然后起身走向张真源。

    

“班长,我有事问你。”

   

张真源看着纸上的一道没有接出来的方程,然后正聚精会神时,被突然出现在身边的宋亚轩给吓了一跳。

    

“怎么了,宋同学。”

    

张真源回过头,看着站在身边的宋亚轩温柔的问道。

    

张真源温柔的一面,只展现给宋亚轩看,平时的张真源都是冰山一样的存在,在班里他不怎么爱说话,但是成绩好,主要是不偏科。

    

“这题我不是很懂。”

    

宋亚轩拿着笔记本递给张真源说道。

   

“那你坐我身边,我给你稍微讲解一下,我也听得不是很仔细,但是我能说个大概,宋同学不建议吧?”

    

宋亚轩看着张真源那双好看的桃花眼,不由自主的摇了摇头嗯了一声。

    

不知什么时候走廊上,站着一个少年穿着十八号球服,抱着篮球,拿着矿泉水,站在窗前,拿着矿泉水的手停在半空,双眸紧紧的盯着张真源的后背不松。

    

张真源察觉到自己背后又有一双不太友好的双眼再盯着自己。

    

等张真源转头看向窗外时,少年早已离开原地。

  

  

  

  

  

  

  

  

  

  

-未完待续

  

Q:新年快乐!

团子新年快乐

Q:桃宝除夕快乐!

小宝新年快乐!